云南民盟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盟员专访

上海盟员医生罗壁君援滇医疗侧记

时间:2022/5/12 10:12:28|点击数:

上海盟员医生罗壁君援滇医疗侧记
双江县人民医院急诊开展MDT救治溺水儿童

2022年04月06日,伴随着救护车的鸣笛声,一名不同寻常的患者被送进抢救室。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援滇医疗队的罗璧君专家立即进入抢救室,眼前是一名2岁的患儿,出现明显呼吸困难,体征是临床上典型的“三凹征”表现,口唇、指端紫绀,指末氧饱和度仅有70%,没有一丝哭闹声,已经达到呼吸衰竭程度。

经过和家属简短交流后得知该患儿落入自家鱼塘,约20分钟后方被救起,家人没有进行任何现场救治措施,拨打120后送入急诊科又过了约30分钟。听到这里,罗璧君的心中不由咯噔一声,患儿的预后十分不理想,在向患儿家属简明扼要地说明病情危重程度后,立即投入抢救。

罗璧君迅速指挥抢救室护士予以患儿吸氧、心电血压监测、开通外周静脉通路、完善实验室化验,通知儿科、麻醉科、ICU等科室尽快到场,开展MDT(多学科联合救治)治疗。

对于溺水的患者首先要开通气道,维持呼吸,患儿年纪尚小,许多侵入性操作均可能对他造成不可逆损伤,麻醉科医师选择儿童专用的喉镜及口插管,但是面对这样特殊的患儿麻醉科医师不敢轻易尝试。时间就是生命,罗璧君毫不犹豫,决定放手一搏,亲自为患儿进行气管插管,小心翼翼挑起会厌时,孩子才发出来院后的第一次哭声,为救治成功增加了一点点希望。在麻醉科医生和儿科主任的共同帮助下顺利插入气管插管,并且连接呼吸机予以机械通气。

解决了呼吸问题仅仅是救治的第一步,还需要开通中心静脉通路,方便抢救药物可以多路进入。有了之前抢救5岁患儿的经验,罗璧君和ICU医生也迅速放置了中心静脉导管,打开了生命救治的大门。

大家尚未喘口气,新的问题接踵而来,患儿由于缺氧时间过长,损伤脑细胞,出现了癫痫抽出,镇静药怎么用?用多少?目前同时存在各种并发症,需要静脉用药纠正酸中毒、电解质代谢紊乱,哪些药物适合幼儿使用?如何给药?根据目前病情计算的给药剂量是否超出常规用量?是否加重并发症,甚至导致不可逆的多脏器功能损害?伴随大量药物进入体内,不可避免的是补液量过多,心脏负担增加,必然诱发心力衰竭,不断有粉红色泡沫痰从气管插管中涌出,如何调整呼吸机的参数,既能控制心衰,又避免机械通气造成的气压伤?儿科主任经过仔细计算,和罗璧君反复斟酌,谨慎下出一条条医嘱,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终于患儿的抽出症状得到缓解,血压、心率及氧饱和度均有明显改善。

最终基于家属的要求,在患儿生命体征稳定的前提下,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但是这次救治体现了MDT模式的重要性,现代医学需要集百家之长,利用各个专科的优势,尽可能提高患者救治率,减少死亡率、致残率,这也是双江县人民医院今后的发展目标之一。

后续:

今天是05.06,距离抢救当日正好满月,儿科主任告知患儿今天来做高压氧治疗。

远远地看见一个孩子在奔跑,脸上是当地儿童特有的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和孩子的父母经过交流,04.06在转临沧市人民医院的途中患儿四肢的温度已由湿冷逐渐转暖,在转运呼吸机的维持下心衰的症状也明显控制。因为临沧市人民医院无法接诊这样的患儿,故立即转往昆明市儿童医院,住进PICU,经过6天的昏迷患儿逐渐清醒,入院第十天拔除气管插管,出院的时候反应迟钝,言语含糊,语速慢,不能独坐、独站、独走。又经过15次的高压氧治疗,除右下肢走路伸展稍差,其余症状均得到明显改善。孩子父亲说这两天讲话比之前清楚,走路也平稳许多。

看到孩子恢复得这么好,真是欣慰。特别是听说有个同样溺水的孩子,入院时病情比我们救治的轻,在儿童医院的PICU住了两个月,但神志始终没有恢复。我更加感慨基层医疗水平的提高是当务之急,希望在援滇的最后时间里能为县医院和当地百姓再多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