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盟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盟员专访

元宵之夜,这位上海盟员忙碌在云南的急诊室里

时间:2022/5/11 14:52:01|点击数:

“当时想都没想就冲到了诊室,发现患者脸色灰白,已经没有呼吸了。”回忆起十几天前在云南双江的惊魂一刻,罗璧君仍然有点后怕。病人送到抢救室时,已经呼吸、心跳骤停,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应消失,处于垂危状态。“当地没有自动胸外按压心肺复苏器,完全靠人工轮流做胸外按压……”在这生死关头,罗璧君凭着多年临床经验,设法放入气管插管,通过人工球囊予以通气,又迅速精准地进行中心静脉穿刺术,终于打通了这条宝贵的生命通道……

在生死边缘抢救病人、与死神赛跑,这种场景,对于上海第十人民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罗璧君来说,已经经历过太多。“盟里很多前辈经常参加各种义诊活动,作为晚辈我也要多向他们看齐,所以第一时间就报名参加了援滇医疗队。”趁着医疗队在春节期间短暂的回沪休整,民盟市委宣传部独家采访了罗璧君,听她讲述在云南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急诊室故事。

01  初至的“火线上阵”

2021年12月,上海第十人民医院第二十四批援滇医疗队抵达了云南双江自治县人民医院。让罗璧君未曾料到的是,到达第一天,就让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个二次手术的病人,术后伤口很长时间不愈合,并逐渐出现消化道出血症状。当我们看到病人时,情况已经很差了。”医疗队的成员们紧急清场准备开工,而救治还没开始,突然病人又发生大出血,血压一下掉了下来……虽然病人最终没有抢救过来,但是家属们却很感激上海来的医生们第一时间伸出援手。“院长说,在这里,能够得到上海来的专家的治疗,对于病人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生存机会。”通过这次事件,罗璧君发现急救技能、病例书写、常规化验检查,甚至医患沟通技巧……这些在上海医院里最基本的要求,在这里却亟待改善和提高。“我们当时就给医院提了几个建议,病情评估要全面,检查要完善,病例要规范,和患方的沟通要注意方式方法。万事开头难,当时就想争取把这个开头先做好。”

“记得第一次去双江县医院ICU,看到走廊睡了一地的人,我整个人都惊到了。因为那边山路难走,来回一次太不容易,所以家属只能‘就地陪护’了。”为了方便病人看诊,罗璧君经常跟随医疗队穿梭在乡间。最让她难忘的,是去大文乡的那次。“那里说是十八弯,但实际弯道数量远远不止。同行的副县长开玩笑说,去‘邦大忙’(邦丙乡、大文乡、忙糯乡),晕车是常规操作。”车在崇山峻岭兜兜转转两个半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我从车上下来,路都走不动,是同事把我搀扶下去的。”

到了卫生院,一行人眩晕感刚刚有所缓解,工作人员突然冲进来说有人要抢救,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生死救援一幕。终于,经过两小时的抢救,心肺复苏成功!卫生院立即联系了120,将患者转入双江县人民医院ICU。患者上了救护车,罗璧君还详细叮嘱随车医生注意事项,并通过电话向ICU医生进行病情交接。

直到救护车离开,眩晕的感觉再次袭来,罗璧君默默地坐在长椅上,累得话也说不出。“事后那边卫生院院长感慨说,心肺复苏成功在他们这里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很多患者可能第一时间直接拉回家放弃……”罗璧君顿了顿,脸上掠过一丝悲伤的神色。“我们这次救人,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做的工作,但对那边来说却是第一次……所以我后来就一直在想,如何在半年的医疗援助之外,能更好地提升当地的医疗水平。”

02 小天使的“重返人间”

在县医院的旁边,就是创伤中心。除了做好自己日常工作,罗璧君经常还去“串门”,帮助救护一些危重病人。就在春节前夕,创伤中心120接到了一个情况危急的小病人——5岁的坠楼女童乐乐。“当时,县医院院长看了情况就对我说,这个病人你全权负责,你来指挥怎么抢救。”在日常工作中,罗璧君的病人绝大多数是成年人,这次面对这么小的危重病号,她心里着实也有些忐忑。她迅速抽调了医院所有可用医疗资源,针对孩子的用药和剂量进行分析。“患儿当时头部有一道长约15厘米的伤口,左侧颞枕顶骨骨折,肺严重挫伤……情况相当严峻。”由于伤口过大,失血较多,孩子神志逐渐模糊,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由于血型鉴定和交叉配血需要时间,不可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等待上,需要快速补充液体,才能依靠有效血容量的增加来维持血压。

五岁孩子的外周血管较细,经历了重大打击后外周血管会发生明显收缩,开通外周静脉通路非常困难,必须打开中心静脉通路。穿刺过程并不顺利,医院已经找来最细的成人用中心静脉导管,但是孩子的血管太细,导丝始终无法置入。罗璧君仔细观察导丝的构造,冒险将导丝反向引入,微调角度,终于放置成功,随着抢救药物不断输入,孩子的血压终于稳定下来了。

“到了1月27日,在乐乐受伤后的第10天,经过所有医护人员的努力,小乐乐终于拔除了气管插管。听着她用略沙哑的声音说要喝水,大家都高兴坏了!”罗璧君讲到这里,难掩激动的心情。“后来我回到上海过年期间,仍然和那边保持联系,对孩子的用药和治疗进行辅导。就在这两天,乐乐已经顺利出院。这可以说是虎年春节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罗璧君说着,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03 过去,现在和未来

  “大学时因为姑妈是盟员,常去参加同济大学盟组织活动,就觉得挺好的。”碰巧的是加入工作后,罗璧君的科室副主任也是盟员,在支部负责宣传工作,“她邀请我加入民盟的时候,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现在,同样作为宣传委员的她,有机会就与医院里的好苗子“套近乎”,看看有没有发展的可能。“这两年已经动员了三四个优秀的青年医生入盟啦!”言及自己盟务工作成果,罗璧君也很是得意。因表现突出,她还被评为了2019-2021年度民盟上海市委组织发展工作先进个人。

急诊科在医院属于三班倒的工作,罗璧君已经做了十几年了。谈到家庭,她声音轻了几分。“对家里肯定照顾有所不周,除去援滇,平时也少有时间陪伴家人……小孩子就很羡慕别的小朋友,父母能带着出去玩……”为了让五年级的孩子对自己援滇多几分理解,同时也是为了沟通感情,罗璧君开始写信,把在云南的见闻通过一封封“千里家书”展现给他。“照片、视频电话虽然方便,但有很多东西却难以表达,还是觉得这种方式更好。”罗璧君说,老师知道这件事后,还让孩子把信读给全班同学听。现在孩子可以充满自豪感地说:“妈妈做的工作不一般!”

“急诊科都是打最难的针,面对最难的病人。生或死,有时也就一瞬间。”回家过年期间,罗璧君并没有闲着。她找到医院领导,建议要针对云南医疗状况建立临床培训教育基地,提升当地医疗水平。“县医院院长也特别希望我们更多地到当地去传帮带,他们怕我们这批医生走了,医疗水平就又断档了。所以我希望能做个培训基地,起到真正帮扶的目的。”

今日元宵佳节,翻了翻前几天的朋友圈,看到了她在航班上的“意外之喜”——一块儿小小的蛋糕,才知道罗璧君已经在生日当天搭乘飞机,悄悄回到了彩云之南……那里,山高水长,又弯多路险;那里,花好月圆,却无家人陪伴;那里,还有病人,在等待她的救援。

本文来源:上海民盟微信公众号 2022-02-15 1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