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盟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单位

时间:2019/4/28 10:09:24|点击数:

如果把单位想象成一个人,他亦有人一样的秉性脾气,有他的成长变化轨迹,有他的年龄特征,有他的风度风貌。我在几个单位工作过,感觉单位个个不同,不过总有一些共通点。

我工作过的第一个单位,在一座气象不凡的办公楼里,楼内装修精致,古典庄严中透着大气,楼层高,走廊深,我以为在此楼出入的必都不是“凡人”。谁知进到一间大办公室,和在走道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间办公室被隔成了若干个格子间,一眼看去,望见几个脑袋。每个格子间里一桌一椅,椅背抵着隔间板壁,在桌子和椅子之间,刚够站一人的空间。电脑屏幕前面是一个个看上去老成持重的青年,显示器旁边堆满各种文件,密密匝匝。他们之间很少交谈,眼睛多数时候都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有时候是电视剧,有时候是游戏,处理文件的时候不多。每到下班,坐在格子间里的人各自回家,第二天再重复。

有时候他们也加班,甚至通宵赶活,我就纳闷了,工作平时不干,攒到临近要交的时候又来通宵加班,这是为何?但我当时不便深究,也没有参与过多,我只是一个临时工,只要做好他们交代的一些简单任务就好。他们对我比较客气,我亦恭恭敬敬称他们为“老师”,尽管他们只是比我早毕业几年,但我觉得他们是“社会人”,而我还是在校生。看上去他们真的和我不一样。于我而言,他们是让人羡慕的,很多人挤破头都想拥有一份那样的工作,哪怕是周而复始的上班下班,哪怕是坐在格子间里气闷得很,哪怕是行为身心都被像网一样的制约和规范着。对于还在四处投递简历,在各种招聘会上寻求被猎,或是经历各种笔试面试,一再失败一再被打击的求职者而言,进入一个单位,拥有一个身份,求得一份安身立命的本钱,总是让人羡慕的。

单位对于个人而言,首先得让人能获得利益,养活自己及家人,说白了与个人是雇佣关系,所以即使有这样那样的困扰,有不快和不满,有遗憾,人也往往愿意置身其中,否则,活命都成问题,何谈自由不羁。其次,才谈得上实现理想、展示才能这样高大上的目标,如果遇到如鱼得水的环境,自然是上上签。

我所工作过的第二个单位,尽管没能给我一份安稳的实在感,但我对他仍是心存感激。他是在我碰破头,快要丧失信心的时候,肯坐下来谈谈,没有在面试之后就如石沉大海般不见消息的一家单位。因为是一个刚成立的学校,我们这批被录用的人员都成了“开国大臣”。大家几乎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还没染上太多社会习气,没经验,但有热情,彼此之间颇能相互理解,同事之间的关系更像带着学生气一样的同学情谊。如果有哪个中途离开了,留下的人都很伤感地送别,依依不舍之情不是客气,而是真情流露。大家在一种平等和谐融洽又共历风雨的气氛中度过了一段艰辛而美好的时光。渐渐地,我们这批人当中,有的人角色转变很快,有人成了教务处长,有人成了学生处长,有人成了总务处长,有人专心当班主任或教书,我们这批人就产生了等级,相互不能那么口无遮拦地说话,同学情成为了同事关系,或者上下级关系,味不是那个味了。

当班主任兼教学,也不是那么好干的。好在我这个班的学生比较争气,没有给我捅什么大篓子。学生们出身不同、生存环境不同、境遇不同,总会有不同的性格气质,而他们不是普遍认为的“好学生”,中学时分数差强人意。在我心目中,他们总体上是比较优秀的,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他们中有一些很有才学能力,个别调皮捣蛋的也终于慢慢改变,他们只是缺少有人去发现他们的闪光点。他们的心理让人很难揣测,我和他们之间何止是代沟问题,简直是时代问题,他们看问题很“实际”,思想比较成熟,我比他们更像学生。

之后,我去到了另一个单位。在这里我看到了观察人生和世道的一个窗口,看到了世情人心的斑驳景象,人间的悲喜剧在这里集中上演,你方唱罢我登场。在到这里之前,我对法院、对法官、对法庭的想象和影视剧联系在一起,尤其是一些港片。那些头戴假发、身穿法袍、神态威严、睿智理性,权威不可阻挡,实施着神圣的裁判,代表着法律的执行者,就是我敬仰而渴望成为的对象。渐渐地,我看到了基层法院法官的辛苦和不易,这和我在港片里看到的完全是两码事。

基层法院的法官并非像港剧里的法官那样,总是高高端坐在审判席上,他们经常翻山越岭、走街串巷,出现在田间地头,出现在村委会、出现在当事人家中。他们说的话也并非是书面的法言法语,而是普通大众都能理解的口语俚语方言,总之,他们很接地气。基层法院的工作不易。有时候法官被当事人和旁听人员围着吵骂,有时候他们还会接到一些威胁恐吓的电话,有的当事人和家属在法院里无理取闹,撒泼打滚,甚至有的家属把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生活不能自理的当事人抬到法院接待室后扬长而去,几个执行法官被几百个情绪激动的村民围在中心,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这些事情随时都在考验着他们。但社会上有些人对法官存在误解,还有一句调侃的话叫“大盖帽两头翘,吃完原告吃被告”。

法院里有很多法律知识扎实,阅历丰富的老法官,年轻法官也成长很快。每个刚进法院的人都从书记员做起,我把老法官们的话当成金科玉律。有一位老法官说的话,我至今记得一些,他说过“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是所有文书中最严谨的文书”“法官不能说错话,因为在当事人的心目中,法官说的话就是法律”“法官就和医生一样,每个到医院看病的人都希望能遇到好医生,每个到法院打官司的人也都希望能遇到好法官”等等。

我对法官们带着一种崇敬的心理,尤其是看到他们对案情抽丝剥茧一样的分析,对法律透彻而有说服力的辨析,对人情看透但不道破的睿智,看到他们耐心细致负责的工作态度,看到有的法官自掏腰包救济有困难的当事人,看到他们忙于送达、裁判、执行,我时常被法官们的事情感动着。

法官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者,这句话形象地说明了法官这个职业的高风险性和艺术性,他们的身份时常在殿堂和市场之间转换,他们的心灵时常在法理和情理之间游走,承担着公众对司法公信力的期望,而面对的却是有待优化的法治环境,他们还要在夹缝中生存,在多种角色中寻找平衡。在法院工作几年,我得到的是一笔丰富的精神财富。我体会到了什么是事业,什么是信仰,什么是敬畏。 在不同单位工作,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但有一样是肯定的,每个单位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尽如人意,他总是给人忧乐参半的感觉。遥远的地方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发生都不能振动我们的神经,我们最在意的就是身边的人,我们快乐幸福也好,痛苦悲伤也好,就建立在和身边那么几个人的关系上。刘震云有一篇小说名叫《单位》,读书的时候看过,印象没有那么深刻,有时候还会觉得“至于吗?”工作时候看,印象就比较深刻,很多细节都被印在脑子里。在单位这个生态环境里,人际关系恐怕是最微妙的内核。《单位》以“分梨”始,以“分梨”终,老张、老孙、老何、老乔、小林、小彭这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生物圈,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每个人都活得挺累的。让人感到心酸的人物就是小林,小林从一开始进单位凡事不在乎到后来忽然明白一个人在单位的地位与待遇是直接挂钩的,为了改善生存条件,他在单位积极表现,扫梨皮、打开水、搬家具、扫厕所、倒垃圾,处在单位这个食物链最底端的小林,很多时候都在埋头苦干,甚至低三下四,但最容易成为炮灰,他什么人都不敢得罪,却什么人都可以拿他开涮,有时候像被人掐着脖子一样难受。小林的经历体现了单位在对个人的欲望和权益的限制与诱惑中,对人进行着改造与消磨,有释放也有桎梏。

单位就是一个世俗的小社会,我们不能对他有多大的苛求。但凡想想,离开了单位我能去干什么?个人才能的发挥、价值的实现、起码的生存都依赖于单位,对单位、对工作自然会带着感恩的心态,在曾经沧海,千帆看尽后,也许就能学会平常心看待。
 

作者: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