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盟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理论学习

政治交接主题教育·学习专栏 | 民盟领导人谈多党合作——费孝通

时间:2022/5/10 15:14:26|点击数:

每个人有他的政治生命。我是依靠民盟这个组织走过来的。在发生着这样剧烈变动的中国,近半个世纪以来,我能始终跟着全国人民一起在前进的道路上坚持下来,这不能不感激民盟给我的指引。实际上,也就是党通过民盟这个组织对中国知识分子的领导。离开了这个当代中国历史的领导力量,我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日子。

——费孝通:《政治上的启蒙》(1981年6月14日)《费孝通文集》第八卷

我们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从中国政治发展历史来看民主党派是什么。民主党派是怎么形成的?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一开始就是党的统一战线的一部分。抵抗日本侵略,不愿做亡国奴,反对国民党假抗战、真反共,要和平、团结,才在40年代产生了民盟。一开始就是周总理执行共产党领导的统战政策,推动各种力量团结起来抗日救亡。新中国成立后,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这是民主党派的实质。当前党的基本政策是搞经济建设,搞四个现代化,要使中国统一起来。民主党派是爱国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统一战线必须有个领导,就是中国共产党。所以讲政党必须从实际出发,不要从抽象概念讲政党该做什么,更不能以别国的政党作样本来套用我们自己的政治体制。

——费孝通:《民盟是维护安定团结的一支力量》(1987年1月8日) 《费孝通文集》第十一卷

多党合作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我认为是一个新的政治结构,一个格局,内容是什么呢?我们民盟有一位先烈叫闻一多,这个“一”、“多”就可以说明它的内容。共产党领导是“一”,在“一”之下有“多”,这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一”、“多”是领导和合作的关系。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格局呢?这是历史形成的。这要联系到我们国家的性质。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结构。政治结构不能离开社会结构。初级阶段的特点是不存在敌对阶级,可是有不同的利益集团,有不同的内部矛盾。这是人民内部矛盾,是共同利益下的不同利益的矛盾,因此要加以协调,这样就出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结构。那么怎么体现这个东西呢?我们提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协商。协商就是使这种矛盾不致激化,而能逐步理顺。怎么做?不是一下就可以完善的,现在我们民主党派正在同共产党合作,逐步为实现这一体制而努力。

初级阶段大概是100年。在这个阶段里,我们中国社会里还存在不同利益集团,这是多;要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共同的目的,这是一。领导着各族人民的是共产党,也是一;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是各民主党派,就是多。一和多结合起来,把历史推向前进,这是一个总的政治格局。现在我们要进行体制改革,因为已感到过去国家包得太多了,包不过来,那是重一轻多的结果。共产党要讲纯,共产党不能包容社会上各种成分,包了进去,就不容易纯,这样就是重多轻一。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就是一和多配合。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重在纯,重在一,民主党派是不同性质的利益集团的政治联盟,所以是杂,是多。纯和杂、一和多的结合,成为一股向社会主义进军的统一战线。我认为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经过了30多年的探索,有了个大体的格局,但是还得经过实践,才能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制度。

——费孝通:《茶叙答问》(1988年4月)《费孝通文集》第十一卷

我们之所以要保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保持不变,是因为,这个制度对我们发展经济、建设国家是行之有效的。将来换届之后,新接班的人心里要清楚,换届带来的变动不是根本的政治制度有什么变化,相反,人事的变化正是为了保证政治制度不变。换届,一般的说法是接班,用科学的语言说,我叫它“社会继替”。新的一代要代替老的一代,使事业继续下去。继替是积极的,是建设性的,而不是消极性的。我们原来班子里的人,现在的重要任务就是帮助即将接替我们的新班子,和原来的班子事实上衔接起来,保证政治制度的不变。

不变的东西有很多,除了我们现在作为一个组成部分的多党合作制度外,还有我们民盟自己的传统。这个传统是民盟的第一代领导人几十年前在香港召开的民盟一届三中全会上确定下来的,就是坚持跟共产党进行多党合作。几十年来的历史证明,民盟和共产党合作是对的。有了这样的合作,才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才有今天取得的改革开放成就。这样一个根本性的政治立场、政治原则,是必须要继续下去的,直到我们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人类历史上的任务为止。这将是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保证民盟第一代领导人决定的接受共产党领导的方针不变。

——费孝通:《几点想法》(1996年5月31日)《费孝通文集》第十四卷